關於我
婚前是個行銷公關人、表演藝術劇場工作者。總算是在自己預訂的35歲期限內結了婚,這好像也是我自己的人生規劃中,唯一一個如期實現的計畫。然而,萬萬沒想過的是「先生居然會是個外國人」上帝作的媒果然超乎我自的想像。而且,更沒料到婚後居然還得變成全職家庭主婦。讓我最害怕的事它還是發生了,自出社會後就熱愛工作自許工作狂的我,婚後生活居然活生生多出一大半的人生讓我「享受和思考」,這真是最大的挑戰和自我訓練呀。 擔心〝太老〞懷不了孕,結果婚後半年多就意外懷了寶寶 IDA(芬蘭語發音:依達),人生開始變得更加完整豐富。 ※※在首都住了四年快樂的生活之後,隨著先生搬回西部鄉下老家開啟了我們一家三口的鄉居生活。現職:ㄧ個孩子的媽,和丈夫實踐兒時夢想的鄉居者,公民教育中心書法老師!※ ※ ◎拙作《妳的得分是5分 台灣女孩與芬蘭大熊的幸福二三事》◎我的聯絡信箱 marcci.tw@gmail.com

七年之吼談談家裡的東西文化失衡問題

 

婚後很常聽到的一句話就是小心另一半七年之癢呀,我們家倒是沒這個癢不癢的問題;不過卻出現了七年之吼這個大問題。請讓我娓娓道來……

我和米先生(芬蘭大熊)交往兩年五年加總起來總共是七年。和所有結婚前的男人一樣,米先生什麼都肯嘗試、甚麼都願意冒險,既是溫柔又體貼。雖然現在也還是很溫柔體貼啦,但是有一件事卻是婚後每下愈況,那就是他再也不那麼喜歡吃台灣菜、中國菜也不努力學中文了,這事我忍了七年,終於在前陣子中秋節那幾天發出怒吼!

 

婚姻裡有需多事情都必須要睜一隻眼閉一隻眼,這點大家都明白,對於對方的生活習慣太過於挑剔不是件好事,可是有些事情我堅持認為不能睜一隻眼也不能閉一隻眼,因為只要一失衡就會出問題。打個比方如果說,夫妻裡如果有一方太重視工作勝過於重視家庭,或者一個想生一個不想生,那這樣久了就會出問題吧。又好比說,夫妻裡有一方太重視娘家的感受而忽視公婆家的感受,反之亦然,這樣久了也會出問題吧。

太太如果一昧逃避先生的生理需求,這樣久了事情鐵定很大條吧!父母一昧忙著工作而忽略與孩子們的相處,這樣久了親情自然也會淡薄如水。一個喜歡外出郊遊旅行另一個則喜歡宅在家,久了彼此美好的生活完全無法分享。

 

凡事都是要溝通的嘛,雙向互動的呀;單向不流通的水,久了就成了一攤臭池塘。

 

我們家出的大問題則在『東西文化失衡』,我們是個台灣與芬蘭組成的台芬家庭,雖然現在我們住在芬蘭,但是許多生活習慣和觀念其實都是東西方觀念的融合、揉合或者再創新,在孩子的教育態度上更是如此,我從來都不認同西方月亮就比較圓的道理。

 

移居芬蘭之後,台灣媳婦必須學習適應芬蘭生活氣候文化、學習煮芬蘭菜、學習芬蘭人說的語言、芬蘭的職場文化,從口味到穿著甚至到思考模式,我都越來越習慣芬蘭文化,反觀我家先生卻離我的原生文化越來越遙遠。當然我並不能太責怪他,因為畢竟我們現在是住在芬蘭;但他總不能每次都在要和丈人丈母娘和舅子視訊時、我們要回台灣旅行時才又重新吃起台灣菜、才又重拾他的中文程度,就連我爸為了跟孫女溝通所學會的芬蘭單字都快比芬蘭大熊會的中文多了!

 

尤其搬到鄉下後這一年米先生曾經不只一次地向我提起醫院工作的同事們對於亞洲食物很有興趣也喜歡中國菜,於是跟他要求有機會的話我是否能夠做些點心和他們分享分享。喜歡在廚房裡實驗做菜的我聽了當然很開心呀,心想中秋節就快到了準備個中秋月餅給他們同事嚐嚐應該會是挺有意思的文化交流。孰知,米先生聽到中秋月餅的內餡是甜紅豆餡包成時當場一口就回絕,連試吃一口都不願意,我索性乾脆又靈機一動來做成「草莓大福」好了,裹覆了半顆草莓之後紅豆餡只剩下薄博一層,這下子應該沒問題了吧!米先生勉強嚐了一口之後就跟我說不行他們不會愛這味道的,說什麼都不願意帶去給同事品嘗!

 

就因為他這樣任性的行為終於惹火我啦,我怒火中燒把這幾年來隱忍的話一次爆開,我怒吼著說:「自我來到芬蘭我吃過多少難吃的芬蘭食物我不還不是吞下去了( 舉如Salmiakki甘草糖果、復活節吃的Mämmi等等),我不愛吃這些但我尊重你們的文化,因此願意嘗試看看,你倒是看看你這一副拒人於千里之外的態度,這樣真的對嗎?」可能七年之吼的威力不是蓋的,米先生陷入一段長時間的沉思沉默不語似乎有所反省,但他還是吃了秤砣鐵了心不願意把我做好的中秋冰皮月餅和草莓大福送給同事試吃。天啊,打哪裡來這麼扭的個性啊? 還記得新婚那時候我在赫爾辛基的餐廳日上決定賣甜的花生湯時,他也嚇個半死直說這種甜湯芬蘭人是絕不會買單的,新婚畢竟是新婚,那時候他也是乖乖捲起袖子和我一塊製作這道花生湯,兩人有說有笑,怎麼婚後才滿五年,就全變了個樣呢?

 

接著我更爆氣得說道他再也不願意學中文和台語的事情,這次抱怨的時間長度和話語密度又更誇張了,簡直如戰場上的槍林彈雨般,我只看到米先生的雙眼發直、完全喪失思考與反擊能力,看著他毫無招架能力的表情這次我也任性了,一罵就是半個小時。也把我這些年來學芬蘭語的心酸與苦水又如數家珍地重頭徹頭徹尾地說了一遍,說完我心情暢快舒緩多了。

 

當然我還是沒有放棄宣揚中華文化以及紅豆餡甜點的心,我把做好的草莓大福送給同樣住在我們這個城市的兩個日芬家庭,獲得一致好評讚賞。也將做好的中秋冰皮月餅帶到書法班上給學生吃,在不說內餡是甚麼做成之前他們也是吃的津津有味呀,雖然在得知內餡是甜紅豆餡時學生們的表情真的有些被嚇到,但大家還是說不錯吃的呀。

(歐洲人的飲食習慣造成他們普遍無法接受甜紅豆餡點心,他們都是吃鹹紅豆餡。)

 

 

最後我對米先生下達最後通牒現在我在公民教育中心的教授的書法班正好開班,你也一起來吧!如果你不來,那麼我們的關係可能走著瞧.....

 

猜猜結果怎著?

他來上課了,

連著兩堂課上下來,我問他感受如何?

他笑著答說,或許真的是他自己先前的偏見與給自己的設限太深了吧,寫書法真的很有意思,他很喜歡這個課程。

是不是?真不知道你是哪裡來的固執扭性格?

這時他又答腔了,萬年不變老理由,

大概是我們Pohjanmaalainen的特殊性格吧,不輕易認輸道歉!

( 意旨:芬蘭博滕區這一區人民的特殊性格,我們現在住在南博滕區。)

語畢我們兩個都忍不住大笑!

我笑指「對對對,又是博滕區人的問題

 

夫妻在一起越久真的是越不容易一對生活平衡的家庭,家庭中的每一份子能夠自然地展現自己的個性,但同時在許多生活行為模式也能夠彼此融入、分享,飯桌上全家的飲食習慣應該是越來越愈趨於一致才對。有段時間我差點被先生的垃圾飲食文化習慣給影響,後來因為身體自覺才又提醒自己應該要影響先生回到健康的飲食正軌。

從「雙語學習」的研究分析看來也是如此,一個從小接受父母講著兩種語言的兒童語言學習來說,兩種語言在他腦裡的運作是雙軌同時並存,可以自由切換、不能任意剝奪,因為那是像呼吸一樣自然的事。

我想「夫妻相處」與「家庭經營」也應當如此,我當然也相信世界上也一定有人是可以完美融入另一半完完全全習慣不相同的生活模式,但這樣的人一定是少之又少!現在就趕快檢查一下你們家庭中的相處模式裡有沒有哪裡已經失衡了呢?千萬別再隱忍啦!誰都無法預測將來這個預爆彈的威力會有多大?

 

嗯 我吼完了,問題也被解決了。 ^^#

 

 

 

 

題外話,那些流傳到異鄉異地的文化與飲食習慣,一開始不都也是要經歷衝撞磨合期,才逐漸發展出與當地結合的文化嗎?如果連嘗試都不嘗試那就說不過去了呢!不過對於個性較為保守封閉不敢嘗試的普遍芬蘭人而言,光是嘗試這一點就得花上比其他民族更長的時間。

我曾聽赫爾辛基在地開餐廳的中國老闆聊到幾十年前芬蘭的蔬菜水果品項更為貧乏,就連小黃瓜和大白菜這兩樣普遍的蔬菜都是二三十年前才開始進口。

若是要做敲門磚這件事我可是一點也不怕,因為我是來自性格開放的寶島台灣呀!以前在外商公司做品牌的整合行銷時,最常聽到的也是這樣的道理;外商公司很喜歡把新產品先在台灣進行上市發表,以測試亞洲的水溫,原因不為何,正是因為台灣人好奇喜歡嘗鮮的性格以及對於外來事物較為開放的心。

DSC_1293 1.JPG

日式草莓大福
 

DSC_1279 1.JPG

Ida 第一次品嘗草莓大福 非常喜歡 :)

 

DSC_12851.JPG

Ida和媽媽一起做草莓大福

DSC_1304 1.JPG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Sisu芬蘭 細說芬蘭生活

LivinginFinlan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暖暖
  • 草莓大福很好吃耶!

    你女兒好可愛喔!

    異國媳婦很辛苦的,先生真的要體貼一點,就是因為愛才願意遠赴重洋,如果結婚後(娶到手了)就開始鬆散,那老婆日子就難過了,總之給你大大的鼓勵喔^^

  • 我看我得繼續鞭策我家大熊先生不能鬆懈 XD
    謝謝加油打氣呢 ^^* 倍感溫暖!

    LivinginFinland 於 2016/11/07 21:25 回覆

  • 豬豬丁
  • 妳的文章讓我反省起自己。我從小就挑食,生的或是有一點生的肉食幾乎完全不碰(生魚片,冷燻鮭魚),有醋的醬料不吃,或是得要搭配特定食物才吃(美乃滋不吃,但是加在漢堡裡可以接受)。聖誕節快到了,令我想起整桌的主菜我會吃的只有savulohi、porkkanalaatikko、perunalaattikko和joulukinkku。我總是覺得很尷尬,怕我男友的家人覺得我很難應付,不入境隨俗,我很想嘗試,但是我知道哪些東西我吃了一定有事,不如不吃。我真的不敢吃那些傳統聖誕食物像graavilohi(生的)或punajuurisalaatti (有醋)。有一次我只不過在pikkujoulu時不小心加了puolukkaviinietikka到生菜沙拉裡,吃進嘴裡當下就覺得不對勁,一股噁心的感覺浮上來,趕快去廁所吐。所以我多少可以理解為什麼很多歐美人(不只芬蘭人)不能接受甜的紅豆餡或甜甜的花生湯。有些人可能就很願意嘗試,有些人不嘗試是因為知道自己的能耐在哪,或是自己的經驗在他的腦袋裡形成想像。

    我不喜歡自己這樣,就像妳說的,給人一種不尊重的感覺,連試都不試。但我也很矛盾...
  • 有些挑食是緣自心理性的因素(像是小時候的陰霾所造成), 有些則是生理上的因素真的對於食物的味道完全無法接受... 有些則因為文化差異的影響。
    而事實上我們的味覺甚至還會跟著氣候和身體賀爾蒙影響而改變,間接影響味蕾喜好~
    真的也是勉強不來! :)
    但若因為這篇文章而讓妳有所思考, 這反倒是一件非常非常好的事耶。我覺得重點還是在於彼此的接納與溝通,如果妳和男友能為這事進行稍微深度一點的討論溝通, 或許你就可以知道他的想法了~ 搞不好他根本不在意這件事 甚至沒發現妳有這方面的困擾也說不定~

    我也謝謝妳這麼誠實地跟我分享妳的感受呢! ^^
    真是抱歉, 這麼晚才回覆留言。

    LivinginFinland 於 2016/12/15 04:51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