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我
婚前是個行銷公關人、表演藝術劇場工作者。總算是在自己預訂的35歲期限內結了婚,這好像也是我自己的人生規劃中,唯一一個如期實現的計畫。然而,萬萬沒想過的是「先生居然會是個外國人」上帝作的媒果然超乎我自的想像。而且,更沒料到婚後居然還得變成全職家庭主婦。讓我最害怕的事它還是發生了,自出社會後就熱愛工作自許工作狂的我,婚後生活居然活生生多出一大半的人生讓我「享受和思考」,這真是最大的挑戰和自我訓練呀。 擔心〝太老〞懷不了孕,結果婚後半年多就意外懷了寶寶 IDA(芬蘭語發音:依達),人生開始變得更加完整豐富。 ※※在首都住了四年快樂的生活之後,隨著先生搬回西部鄉下老家開啟了我們一家三口的鄉居生活。現職:ㄧ個孩子的媽,和丈夫實踐兒時夢想的鄉居者,公民教育中心書法老師!※ ※ ◎拙作《妳的得分是5分 台灣女孩與芬蘭大熊的幸福二三事》◎我的聯絡信箱 marcci.tw@gmail.com

目前日期文章:201610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小時候一直對於「家」存有奇妙的幻想
 
那些幻想可能源自於父母對於家裡的裝潢與氛圍不是太重視,以及那個年代的台灣人普遍不懂得什麼是美學有關,由於小時候太過貧乏以至於長大後更加渴望。
記憶中父母從小就是為錢打拼,即便後來有錢、有閒了,家裡的模樣還是沒有太大的變化,倒是搬了好幾次家。沒錯,家是越搬越大,可是該有的美學,和一個每個家裡該有的文化傳承還是一樣都沒有。
錢都存到銀行裡了,金銀珠寶也存放在銀行保險箱裡了,而孩子們也一一長大了;我的父母對於家裡的一切雖有抱怨,卻絲毫不願意花一分小錢去加以改善。
講起來有些悲哀, 但這似乎也是許多老一輩人家的共同病徵-「能住就好了,這年頭錢越來越薄啊。」
把家裡打造成一個明亮舒適、動線良好的家,從來也就不是他們的終極目標;他們一生努力的目標是提供給孩子們一個能夠遮風擋雨的家,年邁後手頭上還能有些老本、能夠獨立自主不用靠兒女接濟,這樣就足夠了。舒適與品味那是有錢人玩的玩意,我們小康之家顧飽每個孩子不餓肚子就得了。
我十五歲之前,家裡頭搬過好幾次家,家具亦換過幾回,大人們挑選的樣式大多也都不是我們小孩子喜歡的,但尚年幼因此也不會有太多的意見,東西的「存與廢,去與留」壓根兒跟我們沒太大的關係。
在「存與廢,去與留」的眾多東西裡頭,唯獨有兩樣東西,我母親堅持一定得留下,縱使前些年她已重病住進安養院,我又再度提起這二件傢俱該怎麼處理時? 她仍使盡她全身已萎縮僵硬身體的最後力氣,試圖撼動她因頑固的帕金森氏症而僵硬的肌肉,向我大聲叫吼「絕不可以賣掉!」
那次她的認真,著實嚇了我一大跳。
文章標籤

LivinginFinlan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七年之吼談談家裡的東西文化失衡問題

 

婚後很常聽到的一句話就是小心另一半七年之癢呀,我們家倒是沒這個癢不癢的問題;不過卻出現了七年之吼這個大問題。請讓我娓娓道來……

我和米先生(芬蘭大熊)交往兩年五年加總起來總共是七年。和所有結婚前的男人一樣,米先生什麼都肯嘗試、甚麼都願意冒險,既是溫柔又體貼。雖然現在也還是很溫柔體貼啦,但是有一件事卻是婚後每下愈況,那就是他再也不那麼喜歡吃台灣菜、中國菜也不努力學中文了,這事我忍了七年,終於在前陣子中秋節那幾天發出怒吼!

 

婚姻裡有需多事情都必須要睜一隻眼閉一隻眼,這點大家都明白,對於對方的生活習慣太過於挑剔不是件好事,可是有些事情我堅持認為不能睜一隻眼也不能閉一隻眼,因為只要一失衡就會出問題。打個比方如果說,夫妻裡如果有一方太重視工作勝過於重視家庭,或者一個想生一個不想生,那這樣久了就會出問題吧。又好比說,夫妻裡有一方太重視娘家的感受而忽視公婆家的感受,反之亦然,這樣久了也會出問題吧。

太太如果一昧逃避先生的生理需求,這樣久了事情鐵定很大條吧!父母一昧忙著工作而忽略與孩子們的相處,這樣久了親情自然也會淡薄如水。一個喜歡外出郊遊旅行另一個則喜歡宅在家,久了彼此美好的生活完全無法分享。

 

凡事都是要溝通的嘛,雙向互動的呀;單向不流通的水,久了就成了一攤臭池塘。

 

文章標籤

LivinginFinlan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